顾柒小哥哥💜

杂食动物,脑洞很大
想到什么写什么类型√
二次三次都有混
笔名慕翼 圈名顾苏言
来了就是朋友 请多指教
企鹅号2298953286
如果有想和我聊天的小可爱欢迎哦

饴糖(石切丸×女审神者)

·私设的papa
·纯粹为了满足自己愿望
·又温柔又撩的恋人最棒了ww

今天是审神者就任一周年的日子,整个本丸都在为审神者的祝宴忙碌着。
当少女揉着眼睛走出寝室时,石切丸已经恭恭敬敬的站在在外面等候了。
“您醒啦。”石切丸挂着一如既往温柔礼貌的微笑,给少女披上了羽织。
“这个是和泉守君清晨给我的,虽说是春天,但他说不希望您感染风寒。”石切丸顿了顿,“这同样也是我的愿望。”
少女抬头看着石切丸。阳光洒在他身上,在他眼角的那抹红上添了金黄,极美极柔。
“今天是您就任一周年的日子,所以我们为您准备了祝宴,在此之前,我希望能带您在本丸中散步。”石切丸轻握住少女的手,不出所料,指尖冰凉。
他不由得握紧了少女的手。
“石切...”感受到石切丸手心的温热,少女本低下的头又再次抬起,和这位高大的付丧神视线交汇在一起。
“嗯?”
“石切今天,很好看。”
少女弯眸。石切丸愣了愣,感觉心跳停滞了半拍,又很快恢复过来,握着少女的手静静的走在飘着樱花瓣的路上。
两人的背影被阳光镀上了金带,美好得让人不忍心破坏。

“石切,我想吃糖。”
少女的话语第二次让石切丸愣住了。
糖?在他的记忆中极力寻找也未找到少女喜欢吃糖的记忆。少女见石切丸没有接上话,眼神中多少有些失望,然后被调皮代替。
“想知道的话,追上我我就告诉你啊,哈哈哈哈...”说罢少女就跑了起来,本丸回荡着少女银铃般的笑声。
大概是被迷惑了吧,石切丸后来是这么想的。可是他现在难得的在少女身后跑起来了。
“被我追到你就要受罚哦。”石切丸边笑边跟少女渐渐变小的背影说着。
“啊!”
少女应声倒下,狼狈的跪在地上,双手撑着地面。石切丸大概是用了生平最快的速度赶到少女身边,将其抱起。膝盖已经见红,手也擦破了皮。
少女有些幽怨的盯着让她摔倒的罪魁祸首——一块小石头。
“别看了,看也不会给你道歉的。”石切丸看着怀中跌坏了也不老实的少女,叹了口气。少女听到石切丸的叹气声,突然咯咯咯的笑起来。听到少女的笑声,石切丸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。
“笑什么?”
“石切果然对我超级好!”
“这个需要这么证实吗?”
少女不再说话,靠在石切丸的胸口,隔着布料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,一阵安心。石切丸也不再问,抱着少女回到了寝室。
轻轻的把少女放在床上,单膝跪地的为少女擦拭着药酒。即使膝盖一阵阵刺痛,少女也不忘吐槽石切丸的动作。
“石切是在向我求婚吗?”
“那我是不是要答应呢?”
“啊!痛痛痛...”
少女笑着闹着,石切丸却一直没有回答,好像在想什么,手上的动作也变得有些没轻没重。
“痛就不要说话了。”
石切丸和回忆中少女的话语重叠。
那是去年春天了,当时少女还是个新上任的审神者。他初到本丸的那天,少女黏了他好久好久。
后来他和第一部队出阵,因为等级还不高,受了重伤回来。少女守在他的床边,醒来时,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少女充满惊喜的脸。
“石切,伤口还痛吗?”
“没事...”
几乎是用尽了力气撑起身子,坐了起来。显然是牵扯到了未愈合的伤口,表情有些差劲。
“痛就不要说话了。”少女轻轻的扶他躺下,让他张开嘴,然后口中就传来一阵奶香。
“我听说啊,奶糖会让人心情好的,说不定还能让石切好的更快呢。”糖慢慢在口中化开,化不开的却是少女的面庞。
“石切,石切?”少女连唤了好几声才将石切丸从回忆中唤回来。
“想什么呢?”
“没、没什么。”
这才发现药酒被自己撒了一地。
“我只是忽然想起点什么,怎么样,您可以走吗?”
少女慢慢的站起,刚想走,就被膝盖传来的阵阵疼痛打到败下阵来。还没有开口,就被石切丸抱了起来。看向窗口处的钟,又看了看怀中的少女,石切丸无奈的笑了。
“先在我怀中歇会吧,一会祝宴就开始了。”
脸上的笑容依旧温柔,在少女看来却像偷了腥的猫。
不过一点都不讨厌就是了。
少女干脆放松身体,选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准备小憩一会。
“不可以睡觉哦,会感冒的。”石切丸的声音在少女耳边响起,睁开双眼,他的紫眸好像离自己只有几毫米。
好美,好像能摄人心魄。
“干干干干嘛!别靠这么近,我不会感冒的!”少女慌慌张张的推开石切丸的头,脸红红的,不知是被吓到了还是害羞了。
“我说过了我不希望您感冒啊,不听我的话我可是会生气的。”
石切丸再次靠近了少女的耳边,“我生气的话,就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来了。”
“石切丸你个流氓刀!你放我下去!”
“把你扔下去?”
少女不再挣扎,她可不想再受一次伤,即使知道恋人不会这么做,她还是要乖点才行。

“主上,祝宴已准备好。”门外传来长谷部磁性的声音,“需不需要我...”长谷部门还没推开,就听到少女大声回绝的声音。
“不用不用不用,我我我马上就出去!”
“那我在外面等您...”
“不用了长谷部君,我们马上就出去。”
“好、好的,石切丸大人。”
少女隔着门都好像看到了长谷部垂下的“耳朵”和“尾巴”。
“怎么说长谷部也是...”
“近侍的职责就是好好照顾您,对吧。”
少女无奈,大概是看清了一个事实。她无论怎么说也是说不过自家这位总是“有理”的御神刀大人的。
被抱出门去见其他刀,少女多少有些不情愿,毕竟这是她第一次不能正常走路。可是刀们,除了该有的关心,居然都是在祝福,在祝福我和石切百年好合?!
你们都串通好了吧...
少女悻悻的想着,抬头,石切丸的表情依旧从容温柔。就算是听到刀们的祝福也只是微微一笑,像是在表达谢意,而不是欢喜。
不喜欢吗?依旧没有问出口。
但是少女的心情瞬间就低到了极点,吃饭也都是勉勉强强吃进去的。毕竟是他们的一份心意啊,可是少女却不能发自内心的笑出来。
“长谷部,扶我回房间,我有点累了。”
“主...?”
石切丸看着远去的恋人和长谷部,愣愣的反应不过来。他还没有发现是自己的习惯让少女生气了,只能不停的安抚其他刀们,叫来烛台切稳定场面。
石切丸默默的退出了人群,从衣袖里拿出一个鹅黄色绣着他刀纹的布袋。
少女不喜欢管理财务这类的事,所以本丸的重要钱财都在博多那里管理,剩下的一小部分则由近侍管理。
大概是个好机会吧,石切丸握紧了手中的布袋,走进了万屋。

“为什么还不来找我...”少女托着腮,向窗外望了又望,也始终没看到她所期待的那片绿。
“难道是被灌醉了?还是被短裤们围住了?还是...”少女碎碎念着石切丸现在还没出现的所有可能性,也迟迟不见石切丸的身影。
正在少女失望到快要哭出来时,门突然被推开,那个被期盼已久的绿色身影终于出现在少女的眼前。
“石切!”
少女还没扑过去,就被打横抱起,抛在床上。“痛痛痛...石切你干什...唔...”话还没说完就被堵了回去,少女先是一愣,继而尝到了口中浓浓的奶香。
是奶糖。
少女快不能思考了,只能感觉到口中愈发浓郁的奶香和几乎要窒息的快感。
石切丸大概是摸清了少女的各种反应,在她几乎就要窒息时放开了她。双手撑在她的头两侧,直视着她。
“您说过要吃糖的吧?怎么现在像是我让您吃糖呢?”石切丸微喘着气,看着还有些愣的少女,笑了。
“看起来主上是不记得今天他们说了什么了。”
“什、什么...”
“百年好合啊。”
石切丸在少女耳边轻轻呼着热气,她感觉自己快要疯掉了。
“离明天还有很早哦,我会好好喂您吃糖的,以各种您喜欢的方式,喂到,您求饶。”

无证驾驶的我悄咪咪转把方向盘_(:3っ )へ
石切丸我爱你(躺平)

评论(3)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