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柒小哥哥💜

杂食动物,脑洞很大
想到什么写什么类型√
二次三次都有混
笔名慕翼 圈名顾苏言
来了就是朋友 请多指教
企鹅号2298953286
如果有想和我聊天的小可爱欢迎哦

Good morning.(95_清水)

·OOC?
·95玩家
·just清水




“唔嗯...”

夏日温暖的阳光洋洋洒洒的从落地窗照进房间,金泰亨伸了伸懒腰,看着身边还睡的安稳的朴智旻,笑的如同初春的微风,轻轻在他额头落下一吻,又立刻咬牙绷紧全身神经迈下床。

很好,没醒。

看着床上依旧微闭双眼平稳呼吸着的人,金泰亨长吁一口气,轻手轻脚的迈开步子拉开门。他一步三回头,怕自己熬夜工作的小孩被自己的热心扰了美梦。

今天难得的赶上两人同时放假,平常习惯定好闹钟早起的金泰亨,也为需要熬夜的小孩关闭了365天都开着的闹钟。

一觉睡到自然醒的感觉真心好啊,金泰亨这么想着,小孩乖巧的睡姿和一起一伏的胸口也在脑海浮现。嘴角慢慢攀上笑意,心情大好的迈进厨房。

有段时间没进厨房了,平常两人都很忙,大多都是点外卖来填肚子。

其实不健康的。

他记得小孩总是这么吐槽着,然后又塞进了一口拉面。说话时两腮鼓鼓的,像只护食的小仓鼠。

握着刀的手感也有些陌生,但是小孩同样握着这把刀做饭的回忆却瞬间涌上大脑。微微瞥到厨房一角的小电子钟,才发现时间不早了,立刻告诉要自己打起精神来,伸手把刀在砧板上剁了几下。

“在做什么啊...空气早饭吗?”朴智旻刚睡醒的软糯声音微微拉长,在身后不远处抱怨着。像是什么秘密被发现一样,金泰亨被吓得不轻,身子一抖,手中的刀在砧板上颠了几下,安安稳稳的躺在了上面。

“啊...智旻你醒啦...”有些心虚的转过身想挡住砧板和菜刀,却对上人那双清亮的眸子,还挂着刚打完哈欠的泪珠在眼角。

“是啊...醒啦。”笑着走过去,金泰亨本能的给他让开了一个位置,朴智旻看着砧板和刀,突然笑了。

“早饭我来做吧,泰亨你去烧壶热水,烧开了以后倒在那个空壶里面晾凉。”朴智旻伸手指了指烧水用的壶和盛水用的水壶,没有注意到金泰亨一直看着他,眼神中掺了蜜。

早饭工作有条不紊的进行着,两人之间时不时的会进行简短的对话。仅仅是这样,他们的脸上也写满了满足。

平常,两人无论是谁放假,都不会打扰另一个人的工作,就像是心灵感应。就算是现在,也没有打扰过对方。

早饭是简单的三明治,朴智旻看着金泰亨倒水的侧颜,满足的笑着拿出来前两天买的草莓,给人榨了两杯草莓汁,又给自己热了杯牛奶。

“喏。”朴智旻把三明治摆好以后,像给他看宝贝一样,小心翼翼的拿来草莓汁,推到人面前。金泰亨微微一惊,看看草莓汁,又看看人。起身把人搂在怀里,在额头上印上一吻。

“谢谢智旻。”

两个人同样不吵不闹的,就这么吃完了早饭。刷碗的时候金泰亨却玩心大起,从背后抱住朴智旻,握住了朴智旻带着水的小臂,一下子蹭在人脸上。

“泰亨你别闹。”从人手里挣脱出来,朴智旻摇摇头笑着,继续着刷碗。就当金泰亨以为自己被嫌弃了,有些失望的放开人想走的时候。朴智旻华丽丽的甩了他一脸的水。

看着人憋笑继续刷碗的模样,金泰亨笑着把大手贴上人的腰,在他的腰线上滑动着。

他自然知道人最敏感的地方除了脖颈就是腰部,果不其然感觉人在躲闪,同时听到人连连道歉的声音。满意的放开了手。

“去,喝你的草莓汁去。”朴智旻白了眼金泰亨,把他往厨房外面一推关上了门。金泰亨有些愣的站在门口,瞬间失笑。又想到什么似的,眼睛睁大了趴在门上敲门。

“开门啊智旻,草莓汁在厨房呢!”

END.

他是闹市街道边一名厨子,却玄衣飘飘,墨发高束。

他生来清贫,本可以用其高超的厨艺得来一生荣华富贵,却执意留在此地。

他一日只做一次最拿手的好菜,却不是为出价最高的客人。

他一生未娶妻,故友来访却称早已心有所属,只等来日风光娶进。

他平日喜欢与人来往,笑容让人如沐春风,却喜欢深夜斟一杯清酒,对月小酌。

他说,来生啊,我还想爱你。

END.

文理生的爱恨情仇(南硕_甜)

要说金硕珍是金南俊的谁,他绝对会说是他宠在心尖上的人;要说金南俊是金硕珍的谁,他绝对会说是...
“智障一个。”
又是这句,大概成了金硕珍训他的口头禅。因为一道数学题又成功的把金南俊难住了。金硕珍作为理科高材生,曾经给无数的同学讲过题,无论成绩好坏,没有听不懂的。
可是为什么到了他这里,多少遍都是一窍不通?
“哥你明明自己的英语作文还没写好呢吧...”超绝委屈的腔调,金南俊抬眼看着涨红了双颊的金硕珍,内心窃喜。
瞪了一眼金南俊,金硕珍自顾自的收拾好书包,“已经放学很久了诶。”语气透着抱怨和不满,“可是我还没...”话还没说完,金硕珍已然出了教室了。
看着金硕珍消失的背影,金南俊立刻以自己最快的速度整理好了解题过程,胡乱塞进了同桌书桌里,就拽着自己的包追了出去。
果不其然,不远处就看到了金硕珍等待的身影。金南俊咧开嘴,露出两个好看的酒窝,快步跑到人面前,从口袋里拿出自己早写好的英语作文递给人。
“哥我就知道你肯定会等我的,喏,英语作文我早写好了。”他笑容明媚,借着身高优势揽上了人的肩。

“题听懂了吗?”他鄙夷的歪头看着他。
“嗯....还没有。”他另一只手挠了挠头,咧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。
“智障一个!”他伸手攥拳,在他的头上狠狠敲了一下。
“哎呀哥!疼疼疼!再敲的话英语作文我也不会写了。”装作吃痛的样子捂住头,语气委屈的像个受欺负的小孩子。

明天还会这般吵闹,谁叫金南俊是需要金硕珍讲一辈子数学题的“智障”呢?

END♡

卑微(J-HOPE×V)

“无论是你粗暴的语气
还是冷漠的表情
我都喜欢的要死呢”

今天郑号锡也没回家。
金泰亨晃了晃自己一只手上的手铐,在昏暗的夜晚闪着异样的光。

拷不住双手,拷得住内心。

门锁咔嗒一声,是郑号锡回来了。
金泰亨瞬间起身扣上另外一个手铐,跌跌撞撞的跑出去。
看到的是满身酒气的郑号锡。
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,只有对他才会这么冷漠吧。

“号锡你回来了!”
金泰亨高兴的跑到人身边,迎来的是重重砸在胸膛上的公文包。

疼。
疼吗。

踉跄一下有些费力的拿起在地上的公文包,放回了房间。
再笑脸迎出来,换来的是被一拳砸在地上。
随后是欺身而上。
单薄的白睡衣被撕破,毫不留情的在脖颈上添上新的红痕。
没有前戏的进入和丝毫不在乎他感受的运动。

这些金泰亨都喜欢的要死。
只要是郑号锡所做的。
无论是什么。

“让我感受到疼痛吧
我就是为了这些
才卑微的活着呢”

满分奖励(围巾_甜_伪师生)

金硕珍真的可以说是实力头疼了,看着金泰亨那以3开头的两位数成绩,何止是无语,简直是崩溃好吗。
“你有什么不懂的?”
“什么都不懂。”
语气比什么都无辜,金泰亨眨着眼睛,抬头看着拿着自己成绩单的金硕珍,笑了。
“笑什么,傻小子。”
“笑哥可爱啊。”
金硕珍白了他一眼,没有在意他是不是真心,只是自顾自的读着金泰亨的成绩。越往下读,脸色就越发阴沉。
“给你。”
把成绩单往金泰亨怀中一甩,还未等开口,已然被接上了后话。
“你已经高二了,再不努力到了高三怎么办?我背的对吧,金——老——师?”故意提高了分贝,金泰亨挑挑眉,心满意足的闭上了嘴。
金硕珍已经不知道是这愤怒冲上了头,还是因为莫名的羞耻感而涨红了双颊。一句话也说不出,只能深呼吸着一次又一次。
“哥你不知道吗?小孩子是需要奖励才会有进步的哦。”金泰亨笑着,语气像极了撒娇的小孩子,但那挑衅般的表情还是让金硕珍十分恼火。
“你是小孩子吗?”
“难道不是吗?”
无奈,金硕珍深知自己这方面是杠不过他的。深吸一口气,重新挂起了笑容。“那你想要什么奖励呢?”
“哥...哥你答应了?”金泰亨愣了几秒,随后露出十分兴奋的表情。金硕珍看着,总觉得金泰亨今天哪里不对。
“嗯,答应你了。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事情。”
“那哥你一定不能反悔哦!我下次数学绝对会满分的!”
“好。”
诶等等,满...满分???
金泰亨你在做什么青天白日梦吗?
金硕珍明显是被吓到了,今天的金泰亨,不仅举动奇怪,说的话也很奇怪。一个日常能考五十分他就谢天谢地的人,说要考满分?但金硕珍也没多问,艰难的收起不可置信的表情,翻开书开始讲题。
今天的金泰亨,要比以往还要认真。春日温和的阳光透过玻璃,洒在他长而浓密的睫毛上,随着眼睛的微微颤动,散落一地光星。
这勾起了平常不爱八卦的金硕珍百分之二百的好奇心,他想知道金泰亨到底想要什么奖励。
明问,暗敲,金泰亨的嘴比他想象中还要严。就在金硕珍无数次问了也得不到结果的推拉中,迎来了金泰亨期待了太久的考试。
考完试的那个周末,金泰亨称自己家中有事,成功的避开了又要问话的金硕珍。
哥啊,现在还不行。

又是一个星期,金泰亨叩开了金硕珍的家门。时为清晨,当金硕珍揉着惺忪的睡眼,疑惑的推开房门时,看到的是打扮的十分帅气,却不停揉搓着手中成绩单的金泰亨。
“泰亨啊,今天不上课啊...”
“那个哥...我是来要奖励的。”
声音听起来有些颤抖,不知是激动还是害怕,或许是五味杂陈,像是在强忍着什么。
“先进来吧。”略疑惑的从人颤抖的人手中接过已经被揉的不成样子的成绩单,然后看着他走进来,关上了门。
金硕珍揉揉眼睛,定睛看了看手中的成绩单。然后就...石化了。
每一科的成绩都与满分相差无几,而他所承诺的数学满分,也一分不差的做到了。作为高材生的金硕珍,深感自己的智商受到了碾压。
“泰亨啊,你没抄吧?”
金泰亨无奈,本紧张的心情也消了大半。看着金硕珍的眼中尽是掺了蜜的笑意。
“如果哥觉得我是抄的,那泰亨很委屈呢。”摊开手笑着,“哥是不想兑现我的奖励吗?那我会很伤心的。下回考试就还会变成以前的成绩哦。”
金硕珍歪头看向他,看他笑的十分开心的样子,相信了他。“那你想要什么奖励呢?”
金泰亨听了,收敛了已经攀上嘴角的笑意,几步贴近金硕珍,轻轻的环住了他的肩。他能明显感受到在靠近的一刹那,金硕珍身子一颤。
但是现在他什么都不想管了。
微微附身,金泰亨埋在他的颈窝肩蹭蹭,深深的吸了一口气。
“哥啊,要做我一辈子的老师呢,不许反悔哦。”

END♡

52 Hertz.

·是一个脑洞
·想用这个鲸鱼体现少年的不被认可
·第一次写这种
·OOC?

I'm a 52-hz whale.

“在这广阔的大海上
有一头鲸鱼小声的
孤独地说着话
再怎么呐喊也无人应答”

无数蓝鲸在这片海洋中遨游。他是其中一只,看上去与其他蓝鲸无异。
为何,他总是孤身一人呢。
他想知道这问题的答案,他向这深不见底的大海喊着,向那些畅游的“同伴”喊着,向从他面庞滑过去的鱼儿喊着,向偶尔出现在他面前的深绿色海藻喊着......
他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。

“是啊无论成为什么我都乐意
只剩下孤独这个家伙留在我身边
完全变为孤身一人
被寂寞这把锁紧紧束缚”

他的世界似乎只剩下自己和未知,自己的哭泣呐喊的声音和未知的杂音。他试图理解那些他听不懂的话语,试图让自己拥有伙伴,可是,无论怎么去做,他终是无法做到。
他孤身一人。
他小声呢喃。
他没有眼泪。
他没有伙伴。
他只有孤独。

“就这样独自唱着歌
像孤岛一般的我
也可以发出耀眼的光芒吗
再一次这样唱起
没人应答的这首歌
一直到明天为止”

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,久到他几乎忘了自己依旧是孤身一人。
他喜欢上了自己发出的成段的声音,哼出那样的声音几乎是他每天唯一去做的事。
没有听众,也没有掌声。
这一直是他自己一个人的表演。
可是他享受于其中。渐渐的,孤独不再像以前那般令他恐惧和无助了。

“世界绝对不知道
我有多么的悲伤
我的痛苦仿佛是
水和油的结合”

他做了一个噩梦。
梦中是漆黑的不见底的空间。
他在里面慌乱的想找到出口,却只是撞到了刺骨冰冷的墙壁。他想逃走,想喊别的鲸鱼来帮助他,可是这个时候他才想起。
他没有朋友。
那比无尽黑夜还更浓重的墨色笼罩着他,他的身体,他的内心,他的灵魂。
第一次体会到最深的恐惧的他大喊了出来。
没有...回应。
伴随着惊醒,他只听到了寂静,也只能听到寂静。

“这片海太深了
但我很幸运
即使流泪也没人知道”

合上了那无数次寻求着同伴和快乐的双眼,他不停的下沉。
顺着眼角划出的那滴泪。
也终是与这无尽海水一起。
渐渐平息。

或许某一天
还会有一只只会发出声音频率为52hz的鲸鱼
但那只鲸鱼
不会再是他了。

“无尽的电波总有一天会得到应答
直到地球的另一端”

END.

以后会跟这位小可爱联笔写段子
@一桶一童
多甜口
希望大家多支持她!!!

乱七八糟的人设

·BTS金泰亨(V)
·OOC预警
·看心情混更
·各位想看什么样的泰亨可以留言w

Ⅰ.

少年干净清爽的模样让人记忆犹新,即使是回忆,也是那般让人留恋。

照片已被捏的皱皱巴巴,强忍着痛苦举到眼前,铁链不停的发出响声,门外的脚步声越发逼近。
想要把照片藏起却还是晚了一步,脖子被用力掐住,被迫支起无力的身子站起,被迫直视着乌黑的,充斥着嫌恶与轻蔑的眸子。
“我的照片?”男人笑着开口道,手上的力道却不减半分,“你进来的那天就不能带着任何东西,我说过吧。”表情一瞬间冷了下来,用力,照片被扯成两半。
“还不肯松手?我没教过的东西你就不能做。我说过吧。”一甩手,将你用力的扔在地上,铁链不停的随着动作发出响声,听起来可笑又凄凉。
虚弱的身体终究是抗不过重击,再次昏了过去。

是梦还是现实?
他也会有那么担心我的时候吗?
是啊我一直都是你的啊。
是金泰亨你一个人的啊。

专属人偶(田柾国×金泰亨)(下)

·OOC预警
·借LEO&LYN的《花瓣游戏》mv的梗
·不喜退出
·史上最不负责的人就是我

“你是我最后的作品,亦是最爱。”

是再次来访田柾国家,金泰亨为了感谢上次的手办,买了一袋草莓来。
“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啊...”金泰亨看了看草莓,又看了看田柾国,希望得到好的答案,“因为...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,所以买了草莓...”
田柾国有些好笑的看着他有些害怕的表情,“哥喜欢的我就喜欢。”然后拿起塑料袋准备走进厨房。“柾国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草莓...的?”疑问的声音在身后响起,动作一顿,又接着向前走。
“智旻哥无意间提过。”
轻轻的用手搓着草莓,水流在他骨节分明的指缝间流出,他的眼神时不时飘向边上已经擦干净的闪着光的水果刀。

“来,泰亨哥。”田柾国笑着将盘子放到人面前,“多吃点。”大抵是还有些陌生,又或许是不好意思,金泰亨迟迟没有动作。看着人儿没有动静,田柾国无奈的拿起草莓递到人嘴前。
“啊——”亲昵的动作没有经过任何思考,但金泰亨却好像当机般只愣愣的张开了嘴。
慢慢的场面变得有些尴尬,金泰亨用余光看了看咬着草莓的田柾国,咽了咽口水,开口打破了凝固的气氛。
其实不应该的。
“柾国啊,我想去看看手办可以吗?”
“啊,当然可以,我去洗手就来。”
田柾国笑着走进厨房,将刀插在腰带里,用上衣遮住后走了出来。
“房间在那边。”伸手指了指,田柾国让金泰亨先进去。
“柾国,那手办的造型究竟是按照谁啊?”

田柾国靠着冰冷的墙边缓缓坐在了地上,满是鲜红的刀被扔在一边,看着地上的人的表情依旧是惊慌,突然笑了。
“哥,有什么好惊讶的,是你啊。我啊,田柾国啊,最喜欢哥你了。”
抚上人还有温度的脸颊,田柾国伸出另一只手捂在金泰亨还在流血的心口处,“这里,只能是我的。”
起身,将人抱起,轻轻走出放假,走进浴室,将人放在浴缸中,为人褪去带血的衣物。转动开关,红色的水渐渐充满整个浴缸,浴室里满是血腥味。
仿若浴缸中那渐渐失去血色的人,在与他对话一般,田柾国一边帮他洗净血迹一边笑着说着。
“哥,疼吗?对吧,一点都不疼。”
“哥无论怎么样都很好看啊。”
“比起那些我做的人偶,还是哥更好看。”
“所以哥一定是很愿意做我的最后一个人偶的,对吧?”
放净水,田柾国就像将他放进浴缸时那样,轻轻地把他抱起。好像一用力他就会想那些橱窗中的人偶般,碎掉一样。
拿出衣橱中未拆的银灰色燕尾服,田柾国笑着给人套上。
“哥,你知道你现在有多好看么?”
“笑一笑,哥你为什么不笑呢?”
“哥,啊不对,金泰亨。”
“你现在是我一个人的人偶。”

∠( ᐛ 」∠)_我果然适合无脑甜
各位看官求不打我尽力了!
此系列完结!
撒花花!

专属人偶(田柾国×金泰亨)(中)

·OOC预警
·借LEO&LYN的《花瓣游戏》mv的梗
·不喜退出
·史上最不负责的人就是我

“你以后会知道那是什么的。”

距上回在酒吧的聚会已经有几个星期了,两人的联系没有断,朴智旻看了看捧着手机笑的开心的田柾国,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小猫手办,选择了忿忿的闭嘴。
“智旻哥,你最近一个月别来我家了好不好~”田柾国看着他的表情,笑着撒娇到。“为什么啊!好小子你见色忘义啊!”朴智旻使劲的打了一下他,田柾国笑着哎呦了几声,连忙认错求情。
“那行吧,哥帮你们制造二人空间就是了。”朴智旻无奈,拿起了衣架上挂的大衣就准备出门。“哥啊!没有我给你打电话一定不要来哦!”田柾国冲着门口大喊,门关上的一瞬间,他的表情随着声音变的冷峻起来。
或者说,变的让人害怕起来。

“柾国啊,开门!”金泰亨带着笑意的声音在门口响起,田柾国应了一声,放下了手中未完成的人偶,给人开了门。
“泰亨哥你可算来了!”田柾国笑着揽上他的肩膀,“随便坐,我去拿可乐。”“啊,好。”
金泰亨坐在了沙发上,一双长腿叠着,因为热而解开了几个衣扣。田柾国在角落里看着,舔了舔嘴唇,而后又换上了明媚的笑容,“给,泰亨哥。”
“谢谢。”

两个人聊的很开心,似乎很合得来。
金泰亨的眼神突然扫到了茶几上的人偶的头。身子还没有做。
朴智旻跟他说过,田柾国是做手办的。
可是那张脸,他好像在哪里见过...
“怎么了泰亨哥?”田柾国看见金泰亨没了反应,偏头问道,“啊,没什么没什么,这个人偶的脸很好看,我看着看着就有点出神了。”
“喜欢的话,这个我做好了就给泰亨哥吧!”田柾国兴奋的拿起它,似乎对这称赞非常的满意,“哥,我房间里还有哦,你要去参观吗,你能喜欢我的手办我很开心的!”
“好啊。”金泰亨笑着跟在了田柾国的身后。
“如果我有喜欢的可以拿走吗?”
“只要是我有的,哥你想要什么都可以拿走。”

轻轻推开房间的门,一个几乎和房间一样高的玻璃柜靠着墙,里面的手办都精致的让人移不开视线。
“哇,柾国这都是你做的!”泰亨站在柜前,仔仔细细的欣赏着手办,夸奖的声音一刻也没有停下来。
如此大的玻璃柜没有摆满,它的主人好像强迫症一般在柜子左侧留了一个很大的空间,连玻璃板都没有的空间,不像是摆这些小的手办的。
“这个是放什么大型手办的吗?柾国原来你能做这么大的手办吗?”金泰亨打开柜门站了进去,是一个能放下成年人的空间。
“哥,今天不早了,不如你先回家吧,过几天你再来我给你亲自做手办看。”
“真的?”金泰亨欣喜道,“那我能不能先拿走一个手办呢?”
“可以啊,当然可以,哥你想要哪个?”
“都长着一样的脸呢,怎么选啊。”金泰亨苦恼着抱怨到,“这是你喜欢的人吗?都是一样的脸。”语气听起来好像有些醋味。
“是啊,哥你想知道的话我全都下次告诉你哦。”田柾国笑着小心翼翼的拿出了一个手办。
“给,哥记得一定要来哦。”田柾国笑着将人送出门去,然后倒在了沙发上。
“再来,我可就不会让你走了,泰亨哥。”

很粗糙○| ̄|_
因为明天要开学了有些急○| ̄|_
求不打○| ̄|_